Yik

中二摄影师

小院的树

在我家的小院里对称栽种着六棵树,从最远的地方开始是两棵相望的玉兰树,一棵白色,一棵红色。花季里总是白色的那棵先开花,她的品种有些特殊,开花的时候没有叶子。但并不显得单调,反而看起来很简单,有一种质朴的美。只是在凋谢时,白色的花瓣渐渐泛黄成一张张旧相片,却因为缺少了旧相片沉淀的回忆而显得更像快要燃尽的蜡烛。就那样耷拉在树上,然后再失去和树的联系,掉落在地上,被车碾过。

 

这个时候,红色的那棵玉兰树就开花了,像是被白色的那棵化作的春泥呵护着,连香气也胜过许多分。每每我才走到转角处就闻到了她的花香,在一转身就看见了一面红色,一面白色的花瓣冲着天高傲的扬起脖颈,连旁边的绿叶都被她深深的迷住了,他们守护着她,甚至当她沦落到和白色的那棵一样的命运的时候,他们也都陪着她,一起脱落,完成守护的责任和藏在心底的永久的爱慕。也许在他们看来“一起”是世间最浪漫的誓言。我为这个誓言而深深地感动着,羡慕着。

 

然而我是一个多情的人。随着红玉兰的落败,离我最近的梨树也开花了,她的花瓣不像玉兰那么大,但却小巧,精致且团结,就连一阵风过,一场雨后,她们也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为大地添上一层薄薄的雪色。风能将她们暂时分离,心却能使她们再次靠近。我又一次被感动了,我把我的多情也留给了她们一点。

 

四五月份的时候,梨树对面的栀子花就开了,她们藏在绿叶里羞于见人,要不是我的味觉还算敏感,可能我都发现不了她们已经开始绽放自己了。像是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,美丽又羞涩,连香气也淡淡的。我凑近闻了闻她们,她们就害羞的不行,甚至有些我还需要穿过绿叶护卫的重重关卡,才能触摸到她们,嗅到她们的清雅。这也使得她们成了这院子中我最喜欢“挑逗”的树。

 

天气渐渐热了起来,花儿也基本凋谢完了。还好有一棵枇杷树陪我玩乐,不然我的多情就被夏日辜负了。为此,我拼命地够着枇杷吃。可能是因为没有人细心照料她的缘故,她结下的果子里果肉很少,果粒很大,圆圆的像眼睛,黑黑的像深夜。也可能“物以稀为贵”的经济学原理也在这里产生了作用,她的果肉比我在市场上买的要甜的多。有几个熟透的果子落在地上也马上会有蚂蚁军队出动将她占为己有。

 

接下来就是我最喜欢的秋天了,还有秋天里的这棵桂花树。虽然我很多情,但我对她的爱是最深的。我有过很多有关于她又不属于她的记忆。像以前还是傻瓜相机的年代,我用装胶卷的小盒子小心翼翼的盛放着她落在冰冷地面上的花朵,又小心翼翼的带着她去学校,小心翼翼的打开盖子和朋友分享独属于她的味道。那会我在的学校教室对面栽了一排桂花树,我在树下遇到一个女孩怯生生的问我“你知道桂花有几个瓣瓣吗?”我脱口而出“四个”。这是我们友谊的开始,而她是我们友谊的见证人。这也使得我在满院的树里最爱她。每次花瓣落下的时候,我都由衷的感到心疼,更不忍见到她们被车轮,被脚印践踏而使她们美丽的橘黄色被染成黑色。

 

时至今日,即使我离家已久,回想起来,也十分深刻的记着她们所有的模样,她们真的很美,她们都是大自然的宝贝。